• 周汉,一名震惊世界的晚清「煽动家」

  • 当前位置:小宋虻岩网|  综合| 周汉,一名震惊世界的晚清「煽动家」

周汉,一名震惊世界的晚清「煽动家」

浏览次数:4979发布时间:2019-10-17 03:39:09

照片:清朝末年,汉中孤儿院的孩子们和两个尼姑合影。

1891年夏秋季,长江中下游的传教士和中国教区居民突然陷入巨大恐慌。

从五月到九月,从东方的上海到西方的宜昌,长江沿岸几乎所有的教堂、教会学校和慈善弃儿之家都被暴徒围困和焚烧。他们的财产被掠夺,传教士和教区居民被杀害和受伤。

美国驻华部长田贝在给国务院的报告中说:

“这件事让我非常吃惊...没有一个城市是安全的,包括上海。”①

在清廷和传教士的共同调查下,暴力背后的煽动者——湖南乡绅周涵——逐渐浮出水面。

周总理从小就熟悉儒家思想。他在太平天国起义期间参军,并被推荐为陕西省的副职(如果没有真正的工作,他可以领工资)。此后,他回到长沙隐居,并与那里的书商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在流亡期间,周写了大量反宗教和煽动性的材料,迄今已分发了33种。

这些材料大多写于1890年至1892年之间。它们被大量印刷并免费分发。结果,长江中下游各省共印刷了80多万册,其中只有一本名为《见鬼的幽灵》的小册子。②

周涵是晚清杰出的“煽动家”。

他写的宣传材料都使用了口语和粗俗的词语,高度迎合了底层人民的认知能力。例如,耶稣被描述为“猪精之生”,传教士被描述为“鬼叫头”;指责传教士“心醉神迷”,迷失在邪教中,“当鬼哭的时候,他的妻子、儿媳和儿媳自然会感到困惑,愿意陪鬼睡觉”。他还用丰富的图片和文字创作并雕刻了许多宣传材料,向文盲形象地展示传教士“挖眼睛、切心”的场景。

同时,周涵也考虑到了知识阶层。在《鬼叫该死》中,他指责传教士:

“鬼叫有妖术,割下了女仔的肠子,奶顶,孕妇双胞胎,小孩肾脏,他带着买鬼的商人去准备照相药水,熬铜铅,每一百斤铜铅熬八斤银子。如果有人死于哭泣,鬼魂不会允许他的亲属接近他。他将被埋葬。他挖出自己的眼睛,卖给别人配药。他还哄着人们说他们“闭上眼睛就要死了”。你说这是可怕的,可恨的,而不是可恨的!”③

这些陈述与魏源的《海国图志》中记录的非常相似:

“文怡市领先的一百斤可以炸文巴音两个,剩下的九十二斤仍然可以卖回原价。中国人眼中只有白银。西方人的眼睛不好。”④

魏京生于湖南,素有近代第一个环游世界的美誉,对两湖知识界产生了巨大影响。《鬼叫死亡》的内容与《国海图志》相似。它在两湖知识分子心目中的“可信度”自然增加了很多。

在周涵之前,晚清知识分子与中国传教士之间曾有过多次冲突,但从未有过“肉体毁灭”这样的称呼。周涵是第一个公开呼吁这样做的人。

在“鬼魂呼唤死亡”的标题页中,周涵写道:“每个人都要仔细阅读,据说如果有更多的恶魔,他们必须被消灭”。在《吴旭屠夫出版物》(周涵称天主教为“猪”,所以他打着屠夫的幌子写了这篇文章)中,周涵呼吁“心怕猪是必不可少的,心害猪是必不可少的”,“害人是贼,害猪是英雄”;在“湖南省公开会议”上,周涵号召湖南全体人民“驱鬼”。如果有人胆敢阻挠或为“鬼”说话,他会立即杀死他们,把尸体丢在荒山里喂老虎和狼。如果有人胆敢将土地和房屋卖给"幽灵",主人和整个处理者家庭将被杀,财产将被没收,作为"消灭幽灵"的资金。⑤

这种煽动最终成为1891年的“长江事件”,震惊世界。

照片:周涵煽动性的宣传材料《猪的名字剜出眼睛》散布谣言,说传教士剜出人们的眼睛提炼银。

根据现有的历史数据,周涵的煽动之所以成功,至少有以下几个重要原因:

(1)文化失败。

传统知识分子所学到的在与现代文明的激烈碰撞中逐渐处于不利地位。

第一任英国特使郭嵩焘(Guo Songtao)访问并研究了英国的政治运作,感叹传统儒家的“三代政府”理想不如“蛮族”政府制度。郭敬明认为,中国依靠圣人治理国家,而西方国家“充当公职人员和部长”。中国的圣王们一个接一个,最高的历史记录不超过四代。“舒部长”自治,但可以无限增殖。因此,西方世界”(国家建立得越久,就越人道)。⑥

然而,像郭嵩焘这样的人是少数。晚清大部分知识分子没有郭敬明接受现代文明的眼光和头脑,因此他们普遍陷入“文化失败”的焦虑之中。传教士在中国的文化傲慢进一步刺激了这种“焦虑”。周涵的煽动迎合了这种焦虑,并为少数激进分子提供了一个出口。

此外,在周涵的煽动材料中,郭嵩焘是一个绝对的恶棍——他被妖魔化为“四鬼”之一,他的死被妖魔化为“天罚”。周还警告说,如果郭嵩焘的“四鬼”再次出现在湖南,人们应该起来杀死他们所有的家人。

(2)道德诉求。

在当时两湖知识分子的眼中,周涵本人拥有无所畏惧的“道德力量”。周非常崇拜古代圣贤。为了驱逐不同的文化,保持儒、释、道的纯净,他可以忽略现实的个人利益。

周涵得知志同道合者因散发煽动性材料被捕入狱后,主动写信给湖北省省长谭继勋。周在信中承认煽动性的材料是他自己写的并出版的。如果被捕者有罪,他就是罪魁祸首。如果当局想惩罚传播者,他们必须更加严厉地惩罚自己,否则他们会去首都等死。⑦

这种“牺牲”的气质赢得了周涵众多粉丝。

(3)知识界的同情。

虽然两湖儒家知识圈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是温和的“和平主义者”,但他们也是周涵的同情者。

周永康煽动“肉体灭绝”的行为早已引起湖广地方当局的注意,但无人阻止。长沙提督甚至支持剧团利用舞台宣传《鬼叫死亡》。当暴力事件爆发时,法院命令当地政府严惩周涵。湖南和湖北当局仍然行动迟缓。省长张之洞在给李鸿章的电报中明确表示,“湘鄂知识界有十到九个人赞美周小川的歌谣,这实在令人费解。长沙的三所书院尤其钦佩周”。⑧

李鸿章曾建议湖广当局寻找另一种方法来查明周涵是否有任何经济问题,但什么也没有发现。无奈之下,调查组最终得出结论,周涵患有“痰热”,长期以来精神异常。

1897年,患有“精神病”的周涵又制造了一场骚乱。湖南省省长陈宝珍提议拘留周涵在武昌接受审讯。张之洞明确表示,周小川是个烫手山芋。许多人支持他。当周涵被拘留在武昌时,当地政府没有人敢对他进行检查。

“如果解湖北,审判就不能做,不做,不能放,只能还是解回湖南,不仅被周涵嘲笑,而且从此将被自由无忌夷为平地。......如果周涵解放湖北,没有人敢去考察它。他不敢拒绝说实话。他当然希望把它保存在湖南省。”⑨

事实上,湖南省省长陈宝珍也是周涵的同情者。他的儿子陈李三回忆了周涵在《总督第一府与陛下行为》中的案件,并透露陈宝珍于1897年逮捕了周涵,并有意保护周涵:

”(周涵)冀利用张杰铁攻击太西派,制造混乱。他是湖广总督。他因忠诚和忠诚赢得了许多海上奖项,村民们尤其相信这一点。到是(1897年)恢复出版布乡县邮政。傅俊(陈宝珍)在胶州遭受了巨大的灾难,他的职位被摧毁。周涵打败了官员,变得越来越忠诚。大厦之王将安排公众意见并被监禁。他说,“这不是全局,也不是整个周涵。"

1910年,周涵被保释,第二年因病去世。

照片:周涵拍摄的猪和羊的照片。“猪”指的是“上帝”,而“羊”指的是“外国人”

(4)利益的诱惑。

两个湖区的非政府组织为了“赚外快”,助长了周涵煽动恐怖的行为。

暴力事件发生后,当局逮捕了许多参与其中的哥哥。据这些消息来源称,哥哥们在1891年3月决定通过准备匿名海报、到处张贴、散布传教士杀害儿童和挖眼睛的谣言、煽动人们攻击和焚烧教堂、帮派成员趁乱抢劫财产,然后租用船只逃到河边其他地方做同样的事情来“使宗教变得富有”。

哥们协会流传的“匿名举报”正是周涵写的煽动材料——当然,并非所有暴力事件都与哥们协会有关,但周涵的煽动材料在所有暴力事件中都可以找到。⑩

这种煽动结合了“文化失败”、“道德诉求”、“知识界的同情”和“利益诱惑”,也很难成功。

“周涵反基督教案”为观察晚清知识分子在反洋运动中的作用和责任提供了一个有价值的案例——周涵虽然有官衔,但在法庭上却没有支持者。张之洞的人经常不愿意碰他。禁忌是周涵背后强烈的“公众舆论”(实际上是“绅士和意大利”),湖广的大多数知识分子都支持周涵的反宗教言论。周涵的反宗教著作指责外国牧师挖掘儿童的眼睛和心灵来提炼金银。这些作品可以广为流传,这样的说法可以深入人心,也与晚清知识分子有着密切的关系。

笔记

①田贝给布赖恩的信,第1312号,1891年5月27日收到美国驻北京大使馆7月2日的来信。收录于《晚清教案第五卷美国对外关系文献选译》,第279-280页。

(2)卢士强,《周涵反基督教案例》,(台湾)近代史研究所,第2期藏书。

(3)周涵,《鬼叫死亡》,载于《晚清教案》第6卷,第615-619页。

(4)魏源,《海国图志》第27卷,岳麓出版社,2011年,第882页。

(5)卢士强,《周涵反基督教案例》,(台湾)近代史研究所第二期藏书。

6.郭颂道,“打造西季承”。

⑦周涵致谭继勋的信,载于《晚清教案》第6卷,第625-626页。

今李天金汤种,光绪十八年一月九日。《张之洞全集》,河北人民出版社,1998年,p5674。

⑨至长沙陈辅台,光绪二十四年三月七日“刻发”。收藏于张之洞全集,p7530-7531。

蔡邵青,“中国近代社会党史研究”,中华书局,1987年,第220-247页

在充满话题和热爱阅读的新媒体编辑室,我们经常在各种公开的数字上遇到新的有趣的事情。

现在,它们将一个接一个地出现在这个专栏中。

我们也欢迎您随时参与,并留言向我们推荐您阅读的低调而优秀的文章。